一个人的自传

2016年6月2日 早上起床就是新的一天开始

一大早的就上楼把昨晚没装好的木床装好,一切都是靠自己DIY,很多东西自己动手做了才能发现当中的乐趣,看着一张木床从散件到组装好的成品,看到了之后心里会很有成就感,对于我来说,生命在于不断的用双手“组装”,从小我就喜欢把家里的电子产品拆解,在我手上拆掉的电子设备估计用现在的一句广告词来说就是“连起来可以绕地球1圈……”玩笑开大了,当然不是,以前bp机渐渐退市的时候,老爸的凤凰牌bp机被我拆了,里面的结构还有振动小马达是我的最大的好奇心得以满足,看到被我“肢解”的七零八落的“老爸的宝贝玩意儿”,心里满足的像吃了蜜,虽然后来老爸回来狠狠地揍了我,他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日益膨胀的好奇心,后来我把他花了“大价钱”买的收音机,那种调频收音机,给拆了…又来一次,印象最深刻的里面有很多线包起来,中间一根棒子,这根棒子看起来就像碳芯棒,可又不像是,感觉材质有点像陶瓷,后来只能装回去,虽然装回去之后没有罢工,但也因此受到了老爸的责备,那年我8岁。

记得有一次电视机坏了,抱着沉重的老式显像管彩色电视机去修理店,看到维修的老司机拿着万用表左点点,右点点,以前用的万用表是指针的,数字万用表死贵死鬼的,然后他云淡风轻的吸了一口烟,缓缓地吐出来,似乎用一种,医生对家属说,“对不起,我们已经尽力了!”的语气说,你这个电视机的|高压包|坏了,那时候更好奇了,高压包是什么东西来的,我记得以前拆过显示器,那个用吸盘吸着,里面有一根很粗的线,没错,这玩意就是”高压包“,我还以为他说的是:“高压煲”,那时候我以为电视机里面也可以有煮饭用的“高压煲”,其实说的就是,电压的“压”,而不是压力的“压”,问一下换要多少钱,85一个,后来老爸想了很久,最终同意修理,但是修理好了,右边的屏幕有几条透明的竖线,这个“竖线”,又为何物,于是又找到这位"老司机",他说这个是刚换的“高压包”,电压比较大,所以屏幕会显示出几条竖线也是正常的,你们先用着,久而久之就会消失的了。这句话似乎再说,你的孩子现在还小,等他长大了就懂事了一样,谁不知道电子迁移的故事,谁不知道呢,可是以前的世界就是这么奇怪,也许是他的高压包快要坏了也说不住,这部创维电视最后陪伴了我们好几年,一直用到父母回老家。
不得不说,关于DIY的好处,就是可以最大化的学到东西,以前电脑还不普及的时候,家里用的还是“插”CPU的Intel 奔腾3处理器,单核只有800mhz,内存只有64mb,硬盘只有20g。当时看到cpu是从主板上“插”上去的,瞬间感觉电脑的硬件这类应该也可以diy吧,看来有的人第一直觉是很准的,就像我们这些diyer一样,在我一点都不懂电脑的前提下,电脑被我给整“挂了”。
现在的技术不算高潮,但是简单的改改代码,写写BIOS,刷刷第三方的路由器固件,或者搞点电子制作什么的,还是挺不错的。
至少这些技术性的东西自己还是有把握能够做的好的

因为我是男人,所以必须学会自己承受孤独、误解、自己一人扛起所有的责任和爱,哪怕风雨来雨里去,因为我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。
----------魏嘉兴
2016年6月2日09:09:54

ps:日期在前的是早上写的,日期在后的是晚上写的,以后我会按照这个标准写我的东西。

发表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