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的自传

2018年6月25日23:48:21 地狱空荡荡,恶魔在人间

本来想写一篇文章的,也不知道是碰巧还是注定有些异常,网站输入正确的密码后无法登录,折腾了半天,进了myadmin数据库管理页面把password列值强制性改为123456之后在重新登录进来,费了我好大的功夫,也许是碰巧吧,因为接下来要说的这个事也是今天发生的,让我们铭记这一天“2018-06-25,有个女孩子跳楼殒命了,于是我忍不住动笔想写一写关于这个故事的一些感想。”

## 跳楼始末 ##

点击原文链接进去可以看一看这个故事的前因后果
原文链接-甘肃女生因老师猥亵跳楼自杀,消防员痛哭不止!可底下围观的人群却在丑陋的嘲笑……

## 这个社会病了 ##

一个故事折射出来的现象是骇人听闻的,甚至有些让人讶异不已,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这样道貌岸然的君子,也不知道还有多少这种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小人,可我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,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自己,倘若自己在现场,会做些什么,和小人一样人云亦云的直播?起哄?还是高喊着“跳下去”,“怎么还不跳”,比冷血更残忍的莫过于,把别人的生命,当成一种娱乐游戏,或者只是一种消遣。人心的冷漠在这次事件中展现的淋漓尽致,是这个社会病了,教育让一个为人师表的老师成为了施害者,学校的阶级划分让主任成为了帮凶,法律也没有了作用,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值得尊敬的职业---老师,似乎在这一事件里成了含沙射影的强奸犯。假设一下,如果当时,那个主任能够担当责任,帮助她走出困境,也许她不会患上郁郁症,也许这个事情就不会发生,我耳边似乎再一次回荡着消防员叔叔撕心裂肺的哭喊,人心冷漠,只有消防员伸出那只手,原本该是救赎的灵魂,却被台下冷血的“观众”们,一次次的“扯下去”。

## 一个没有成长的民族 ##

几百年前的王朝,围观砍头也成为了一种旧时代的特有“节目”,判了死刑的犯人们被五花大绑的押上绞刑台,随着围观的“看客”们越来越多,台上戴着乌纱帽的官老爷一声令下,把台前的行刑令牌往地下一摔,刽子手喝一碗酒,把大刀高高的举过头顶,手起刀落,身首异处的犯人甚至来不及回想自己所犯的罪责,就这样永久的离开了这个世界,带着他一生的错误和悔恨,周围的看客是这样冰冷,他们甚至都不会眨一下眼,看的高兴还会高声呼喊:“死有余辜!”、“好快的一把刀”。固然犯人杀人了要偿命,这是自古以来不变的道理,可作为这种高压态势,大多是当时的统治者为了约束人心,让人们不敢作奸犯科,也许这是下下策,可不是为一种有效的方式,然而到了现代,一个未曾作奸犯科的人,甚至是一个苦主,却被这群“看客”们眼睁睁的娱乐至死,或者说是残忍的用人性最深处的卑劣给活活从楼上推下来的他杀,这不是自杀,而是蓄谋已久的他杀。脑海深处依稀还记得“小悦悦事件”,那个更幼小的称之为幼童的生命,在人们的漠视和冷漠中凋零,唯独一个拾荒老太给这个讽刺的社会添上了一笔浓墨重彩,善良从来就不会缺席,或许只会晚来,可想而知一个一无所有的拾荒老太承担起了良心拷问,她似乎毫不犹豫,没有半点迟疑,把她扶起。

发表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