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2月11日01:25:33 国难当头的百态人生

这个要慌,问题很大。最近实在是感觉不吐不快,看到形形色色的人,充斥着网络,屏幕前的我只好默默地看着,心里却有着一股洪荒之力的气愤想要爆发,可无奈无处发泄,唯独剩下这个网站,适合我这心情的人在这里诉说一番。

自相残杀的人

取这个副标题的时候我想了很多典故,本来想写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“,但是又觉得接下来说的事与标题不符合,只好作罢。因这不仅仅是道德层面的问题了,无法用道德二字去衡量这种事,这个背后到底是什么使他们能够把生死转移到别人身上呢?当然这些不是我的臆想或者杜撰,都是摄像头拍下来的画面。疫情期间,很多的电梯这种公共设施都会配备纸巾盒,按键都会做定期清洁,加上这个病可以通过飞沫传染,于是电梯里的摄像头忠实的拍下了一些人恶贯满盈的行为,大概是一个大妈往按键区域吐口水,然后还饶有介事的等待电梯关门,上下运行了,确保没人的情况下,随后有人上来,操作了按键,紧接着电梯门关闭,这位大妈没戴口罩,另一个人走了,她还没出去,继续吐口水;无独有偶,后来又一段视频出现了,也是一个大妈,吐完口水过后又遇见几个一起上电梯的人,和他们交谈了几句,另外一个男的开始吐口水,并用电梯里提供安全的卫生纸巾开始涂抹,一个人的恶性瞬间上升为一群人的恶行,人性在这个视频中变成了恶毒的传播,病毒可怕吗?不,病毒可以戴上口罩防止传播,可是手触摸的地方,电梯按键区域,居室的门把手区域,都是重灾区;这里先不讨论他们是不是病毒感染者,单从这种行为来看,我希望他们不是,只是属于顽童的恶作剧。在这种特殊时期,人性深处的某些劣根本性暴露无遗,哪怕是要死了,也得拉个垫背的,这就是一直以来荼毒心灵的东西,这是多么丧心病狂啊?肆意传播病毒就跟拿刀杀人一样,拿刀杀人还分冲动犯罪和过失犯罪,就这种明知道自己这样做会给别人传染上病毒的行为,早已经深思熟虑了吧?蓄谋已久了吧?还有一条新闻说的是有个人染上了这个病之后隐瞒不报,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,最终不治身亡,没人知道这背后的潜在接触者有多少个,也没有人能够撇得清有没有和他接触过,单单是这种动机就让人不寒而栗,在最后弥留之际的之后,没有想过,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鸟之将亡,其鸣也哀?这事情变得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,生命是一件奇妙的东西,从一个人生下来呱呱坠地开始,接受道德教育,家庭教育,以及处事方式方法等,似乎让人总是在怀疑人生,思想是一个忠实的天平,没有绝对的善与恶,做任何一件事情之前,人会优先考虑这事情对我是否有利,单纯的利己思想没有损人不利己这一条。明知道会害人,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,却要去做,这是什么样的思想呢?在线等,很急。当我看完那几条视频,还有刷到的新闻过后,心里再一次沸腾起来,丧心病狂什么的已经无法是形容这类事情了,千夫所指,遗臭万年也不足以形容当时的感受,我只能说,得了病就该好好收起那些人性的恶,确诊了也不可怕,趁活着的时候,不给国家添麻烦,不给社会添乱。(当然我说的没用,毕竟“朗朗乾坤,人心不古“)这个时候的人类已经退化到和老鼠一样自相残杀的地步了,讲一个题外话,杀灭老鼠的土方法,水泥加上花生粉芝麻粉混合,老鼠吃了会很渴想喝水,水在肚子里和水泥混合,形成块,无法排出体外,最终死去,临死前很难受,也会撕咬同类。

重视能治肚饿吗?

还是有关于传染的话题,众所周知,今年过年不串门,过节也好,聚会什么的,都不得不取消,少一次相聚是为了以后能够有机会再聚,多一次相聚会有一定的几率导致病毒传播,还是那些视频,公安干警联合执法队,一行人对打麻将的人进行驱赶,并用锤子敲烂麻将桌;重视程度不同,直接导致这些人的麻痹大意心理,说白了不过是赌徒心态作祟,赌赢了就平安大吉,赌输了……他们聚众打麻将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赌输了会怎样,突然想起以前的一段电视广告,灰指甲的:“得了灰指甲,一个传染俩,赶快用xx“,得了灰指甲不会死人,重视也不能治肚子饿,但至少能够保命,而且不仅仅是保自己一个人的命,是一家人,每个聚赌桌子的背后,一张麻将桌四个人,至少拥有四个家庭,可想而知在这个特殊时期的聚众麻将是多么自私自利的行为,毫无家庭观念,光想着侥幸心理,却不知道输了钱也许可以再赚,命只有一条,输了就输了,可这个病毒传染给了家里人,家里人再经过辐射传播……这个赌局可就输赢难断了,再者,麻将桌上不一定都是熟悉的人,尤其是公共麻将桌,也许一个人成为超级传播者,摸过的麻将再由下一批人接手,病毒就一筒二索三万四条之间飞来飞去,为什么你还不重视起来呢?依我看这把锤子,砸掉了一部分人的侥幸心理,砸碎了他们一直以来谜一样的自信,砸空了他们所认为的重视不能治肚饿。砸的好,干得漂亮,特殊时期就要用特殊的方法应对,这一锤就该让他们长长记性,记住这一次无偿的教育。这类人很多,例如超市不戴口罩还撒泼的大妈,没错啦,又是大妈,不戴口罩还撒泼,最终结局被警察带走;还有封路了强闯封禁区的人,依旧是撒泼打滚,结局还是那么让人舒服,就该采取强制措施,警察同志们啊,乃们辛苦啦,天天面对这么一群不可理喻的人,心累吧?我看到都觉得累啊,什么时候这些不懂事的大爷大妈们寿终正寝了,这个社会才会慢慢变得好一些吧?

病毒式的谣言

比病毒传播更快的是谣言,未经证实的谣言随着一次次的转发,分享群,变得更加恐怖,原本不是那回事,经过一些别有心机的人添油加醋变得让人将信将疑,有思想的人会去思考,但大多数人群并不愿意花费这思考的时间,于是一些不理智的声音出现了,酝酿,爆发式的增长,也许制造谣言的人获得了可观的曝光量,却在一定程度上却增加了人心的恐慌,人群的恐慌逐渐形成一种力量,或一边倒的宗教信仰式的盲目追随,跟风,成为了少数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傀儡。群体最大的问题是无法将大家的思想统一,一般的群体里面各色各样的人都有,不同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很容易造成人云亦云的效果,就像一些吊胃口的视频,转发后可以看到全部,事实上这类标题会取得很夸张,里面的内容跌宕起伏,到了高潮前阶段就要你转发分享到别的群里,可以看到后面的内容(事实上MP4格式的文件不具备判断转发的功能),大多数人开始纷纷转发,某些人的公众号或者微信开始被多人吸粉,这个过程很快,天底下最不缺的人就是不爱动脑筋的普罗大众了。未经证实的信息开始满天飞,信息大爆炸时代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,人们开始制造谣言,成为造谣者的帮凶,今天印象深刻的一条谣言莫过于,快递堆放在路上,因为这个村子里有人感染了武汉肺炎,所以大家都不敢出门拿快递,可事实是快递公司临时放的快递。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2020年了,有些人光长年龄,不长记性,也不长智商,在造谣者的鼓掌里玩弄着,成为了一具具没有思想的傀儡,牵线木偶,你只要转发了,那么不会有人对你感恩的,至少我不会,在思考了这个事情的真实性有待商榷之后,只会在心里默默的说一句“臭傻逼,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,转发你就是帮凶。“还是那句话,谣言止于智者。

立牌坊的婊子

口口声声说不发国难财的同胞们,一边抬高口罩价格,一边大肆买卖囤货,整个一副奸商嘴脸,真是像极了立牌坊的婊子啊。虽然钱买卖在某种意义上,存在即合理,你贵我不买便是,麻烦不要加上“不发国难财“这几个字,听着很不舒服,这句话是自相矛盾的,是不合理的,你说你不发国难财你把口罩囤起来卖?你说的这句话其本身就是病句,就好像香港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一样搞笑,“我们没有离开工作岗位,而是利用罢工来治(医)人“,嗯呐,十分优雅的病句,罢工不等于离开岗位,这样也在治(医)人,是的吧,超能力也得人到了现场才能施展出来。
这个社会病了,这个世界疯了,这个人间不值得了……

发表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