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的自传

2020年8月12日00:08:49 偶然发现一颗被命运遗弃的螺丝钉

这可是稀有之物,经过螺丝钉的制造流水线还未被“加工”,侥幸逃脱的螺丝钉,从它身上,我看到了百分之一的可能性,又或者是千分之一的可能性呢?这种东西被叫做艺术品也不为过,一点没有被“加工”也不存在,而是它的存在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,才是我们需要思考的东西。

aX6wM6.jpg

遗弃还是逃脱?

谈论这个问题之前,我们不不妨听一个故事,例如有个人要被抓去当战场上的炮灰, 很显然去的人大概率会没命回来,可是因为一场意外,他的腿摔断了,抓壮丁的看到这样的景象,自然会觉得,一个需要被照顾的人去了战场肯定很难发挥其作用,就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,幸运的是他保住了性命,不幸的是他的腿摔断了。留住一条命,丢掉一条腿,这个螺丝钉的头部是被精加工的十字口,普通的螺丝刀可以将它拧入木板上,让它支撑起一扇门,或者一件挂起来的物品,然而仔细看这颗钉子,除了大大个的十字口,它的身体没有了螺纹,也没有尖牙……不说如何钻入物品里面,固定,就连自己进入的机会都没有。它是被命运遗弃的螺丝钉,也是凭命运的力量逃脱了成为一个固定在某处的命运,是幸运还是不幸呢?
从一盒几百个螺丝钉里脱颖而出,又碰巧遇上了我这个爱思考的人,我决定将它带走,这样的钉子是极其难得的钉子,犹如造币厂流出的错版币一样,经过重重筛选还在市面上出现,一旦被发现就是价值所在。螺丝钉虽然很便宜,但衡量一件物品的价值并不在于这个物品的本身,而在于这件物品背后的故事。
aX6axx.jpg

神奇的螺丝钉

一颗螺丝从最初的的胚,到最终的成品需要经历许许多多的工业制造过程,为此我特地去搜了一下一颗螺丝钉的生产之路。它在第二步的时候逃脱了,是命运的眷顾还是工人的疏忽,让它打包上市,在某个五金店里遇到了我这个幸运的购买者,我会像对待错版币一样的对待这颗神奇的螺丝钉,这种螺丝钉的作用可是非常重要的,可以说是缺一不可,装一个底盒,需要在底盒上对应墙面上打孔,塞入胶粒,然后钻入这种螺丝钉,生活中到处都是它们的身影,固定铁架的时候,也可以用它的另一个钢螺丝钉钻入铁架内,挑起了大梁。优秀的工匠们用它支撑起了一件又一件的艺术品,可这么一颗不屈服于命运的螺丝钉,用它挺直的腰杆,未被“加工”的身体,像是一个顽强的“人”,不安于现状,不愿意接受既定的现实。反抗命运的安排,我本不该这样,我本该怎样。这场逃脱获得了胜利,它自由了,不需要和其它兄弟一样一辈子只能待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如果不是什么东西脱落了,或者损坏了,连一点点卑微的存在感都没有,静静地躺在五金店的货架上被老板吆喝着买走,买走了也是一条不归路,没有人会在意它,更没有人会想起这么一颗不起眼的螺丝钉。

更孤独的兄弟

比起螺丝钉这种接近现代化的产物,还有一种它的兄弟,可以说更加的孤独了,可能它存在感连我们都不曾记得,这个好兄弟大概是铁钉吧,它没有螺纹,靠自身坚硬的身子骨扎入墙体里,担起了承载的任务,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,铁钉,钢钉,似乎慢慢消失了它们的身份,建房子的时候为了制造混凝土的模具,会用铁钉把木材钉成一块块的槽,将钢筋房梁包住,底下用一根根的木头撑起来,铁钉在此时此刻派上用场,木架需要固定,模板之间的连接处也需要固定,于是在混凝土浇筑的过程中,一直是个默默付出的存在,而后混凝土凝固,拆除模板的时候,建筑工匠们将它们一颗一颗的拔除,丢弃在钢铁森林里,迷失在人类文明发展的遗迹里,最终锈迹斑斑,而在拔除的过程中折弯,各种坚强的身板也无法二次利用,于是它们就渐渐地被遗弃了,用了一次就完成了自己的生命历程。如果说铁钉的最终归途的建设楼房的牺牲品,它们只有一次,还不得善终,螺丝钉则更像是获得了善始善终的幸运儿了,从装修开始,暗装底盒,天花龙骨,还有看得到的所有开关插座,以及木板制作的家具,都有它们静悄悄的痕迹,只是我们不会去注意这些。从一件家具的制造之日开始,到最终的寿终正寝,都默默地存在着,陪伴着我们默默地付出,只因它身上的螺纹和头顶的十字纹,拆卸简单,安装快捷。

已有 2 条评论
  1. 抢包猪

    没有什么联系方式,感觉每一件事记下来很有趣,余生很短……虽然我还是个孩子,但是活的也算马马虎虎,我也喜欢研究一些有趣的问题及话题,愿意认识我吗?

    抢包猪 回复
    1. 我不叫魏嘉兴,请叫我阿春

      非常愿意

      我不叫魏嘉兴,请叫我阿春 回复
发表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