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的自传

2016年6月12日08:46:24 记昨晚的一场美梦

不知相思太久还是因为牵挂太久,短暂的重逢让我昨晚格外好睡,还做了一个非常美得梦…… 梦中人终于答应和我出来吃饭,顺带聊聊了,虽然过程比较跌宕起伏,但至少还算是个不错的约会。

有的时候,话不能全信,也不能不信,我们的矛盾根本在于信任感的缺失和一部分的感情基础,倘若没有人能够这样,那么世界上很多人都是美满幸福的,但事实上很多人的爱,确实是关爱,只是用错了方法,我的性格控制欲比较强势,所以导致对于爱过分的执着和许多时候让对方感到压力山大,而这种习惯很早以前是从父亲那代人身上传下来的,也幸好这些能够有人提醒我,而我最爱的那个女孩也因此短暂的离开了我,这一点我相信许多人都无法接受,错了就是错了,有的人喜欢,也有的人不喜欢。还有的时候嘴巴说话比较难听,在这个基础之上,我认为改变了关爱的方式还能保持关心,是非常的有必要的。
如果认得一辈子能够分成3大份,我已经走完了2又三分之一了,简而言之在三十岁之前,这种性格不能再继续的听之任之了,否则会让自己的前途难堪,虽然对内是这样,对外我则是一个比较随和健谈之人,说话文质彬彬,待人接物上比较能够体现出大男子主义,而对内则是相反,可能这就是别人常说的双重人格吧,或者说是一种惯性造就的,信任本该建立在彼此相信的前提之下,排除平时开的玩笑,那么说谎的次数越多,则信任度会随之而降低,那就是说永远不要试图控制一个热爱自由的人,尤其是这个人是你生命中占比很重的人的时候,毕竟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没有人会告诉我,你一拳打到墙壁上,是墙壁疼还是你的手疼。

昨天下午虽然一开始很不愉快,我的情绪也比较激动,再气温和气候的双重变化之下,人的性情容易被压抑,而压抑的后果则是对着你认为最信任的人大吼大叫,像个疯子一样的难以控制,这一点上我自控力还需要进化,改改、毕竟谁也不能忍受一个性格多变的人,而对于这一切,我似乎能够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让自己变得更好刻不容缓。随后你终于答应和我一起出去吃饭了,一开始我是计划好,先去“优城悦客”,二楼,吃个简单的饭,然后可以坐下来好好聊会,那个地方非常适合聊天谈心,顺带和你玩一个“游戏”,这个游戏非常有意义,原本是这样的计划,但却没预料到昨天的人太多,几乎没有提前订位都只能打道回府,她的习惯还是没有变,喜欢吃寿司,于是初定了去吃寿司,我们骑着车转了几圈,最后定在源东,虽然调料非常难吃,酱油和芥末都几乎淡如白水,但毕竟还是吃了一顿,吃完之后原本我是想着按计划进行,玩一个游戏,可是被婉言拒绝,就昨天看到的,我觉得你真的很疲惫,一直打哈欠,还换了一个新的手表,相比于以前的那个手表,显得更有女人味了,看到她变成这样,我内心百感交集,几乎是同一时间,她说了我的一些问题,虽然我在解释无果的焦躁之下说了一些不恰当的话,但终究还是很开心。这些话你可千万别当真,一个人在焦躁的时候说的话是屁话,就像一开始你提出分手一样,我信誓旦旦说自己要改,但是你觉得反差很大,似乎和之前没有两样,但其实你得一分二来看,一个人改没改好,不是看外向,而是要看这颗心会动摇与否,答应了你悔改,必须牢记在心,不同的是我当做的是信仰,一种必改的信仰,也可以说是一种超脱吧,只有做好了自己,才有资格去和你谈,其实我看得出也许你并不看好我能够改变全部,我说了,时间是公平的,对每一个人,穷人、富人、乞丐、作家、他们的一天都只有24小时,不同的是他们用这时间做的事情不一样。而我用6个小时去忏悔。
吃完饭之后我们逛了会街,屈臣氏,还看了床垫,一说起床垫我也想买了,谁在硬木板上的感觉就像睡在石头上一样,腰板确实睡的很直挺、但是每次睡醒都是全身酸痛的,像被人揍了一顿似得。
也许昨晚我不该打电话给你,让仅存的这点美好被你单方面的不认可,但有的时候人言是可谓的,倘若我不问初中同学,假如昨天我只是待在家里继续研究虚拟化的技术,那么我也许会错过昨晚的相见,但昨晚确实不是一个好日子,天气下雨,路面湿哒哒的,我记得我第一次夺走你的初吻也是这样的天气。也许是一个好兆头也说不定,但是回到家之后,洗了澡,确实感觉心情更舒畅了,见了你一面晚上还梦见了你,和你一起手牵手的画面又出现了在脑海,早上睡醒我还用手探了探床,感觉到了你的气息,但是梦境终究只是一场虚幻。
我相信时间留下最真的人,也坚信你就是我未来的伴侣,在此之前我必须努力提升自己让自己能够配得上你。

时间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,唯独在于,有的人的24小时里面只有12个小时在工作,也有的人用了16个小时去工作,得到的不一样,越是工作则越是容易提升,越是休息多,则更精力充沛的工作。
看法不一样,侧重点不同罢了。--------魏嘉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6月12日09:20:31
发表新评论